河北保定华仁白癜风医院

您现在的位置: > 媒体报道 >

保定日报:孩子 如果得白癜风的人是我

来源:河北保定白癜风医院进入网上预约挂号通道
    儿子7岁那年,脸上、身上开始出现白斑,满头银发的老医生叹着气说出三个字“白癜风”。我和孩子的爸爸震惊又绝望。那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不知该怎么办,不知道去哪治疗好,不知道孩子的白斑会怎样发展,更不知道本不富裕的家庭是否可以承担。
    年幼的儿子逐渐意识到自己生病了,看到爸爸妈妈愁眉不展,看到因为越来越多的白斑而没有小朋友愿意和他玩,原本活泼的孩子完全变了。我十分心痛,和孩子爸爸商量好,他出外打工,我带孩子治病。
    就这样,我们走上漫漫求医路
    我们去过很多医院,看过无数医生。每次一点好转都让我欣喜万分,但随后的反复又让我如坠深渊。在北京某知医生院治了两年却一场空,这一次的失败比以往任何一次打击都大,我抱着那么大的希望,医生说的那么自信满满,花了那么多血汗钱,终只落得心力交瘁。经济、精神的双重压力让我不得不带孩子回家,暂停治疗。
    孩子 如果得白癜风的人是我
看着孩子孤单的背影,我想如果得白癜风的是我多好,容貌的受损对我的心理打击不会这么大,而我的孩子却因为白斑早早尝尽世态炎凉,他失去了纯真快乐的童年,如今同龄孩子都已步入自信张扬的青春期,只有他却活在自己自卑的小世界。
    想想这些年我们母子的对话,我喋喋不休叮嘱怎么治疗,为治疗效果喜悦或失望,儿子却总是木然点头,与白癜风无关的话题我们更是绝少涉及。这根本就不正常!我开始换位思考,如果得白癜风的人是我呢?如果我的生活中只有痛苦的疾病?如果我因为得病受尽煎熬我的母亲却和我一样绝望?
我的孩子 他需要的是什么
   “我们首先要做的是尊重孩子,让他们自信坦荡地面对疾病,然后要做他们有力的臂膀,而不是比他们更先倒下。”来到保定白癜风医院后,李主任的话直直戳入我心。
我开始主动增加和儿子交流的机会,多角度和他交谈,让他明白得了白癜风没有什么丢人的,在爸妈眼里他并不比任何人差。我首先让自己勇敢起来,坦坦荡荡面对一切,然后开始与他商量今后如何治疗比较好,让他参与其中。
    我的儿子他真的长大了,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,原来他对自己的疾病已有全面了解,可见表面失落的他一直在与命运暗暗较劲。或许是李主任身心同治的专业治疗,或许是我们积极的态度得到眷顾,现在儿子脸上的白斑基本治疗了,身上的也正在好转。那天他照着镜子调皮地眨眨眼,“原来照镜子是这种感觉啊,其实我也很帅嘛!谢谢你,老妈!”